您好!欢迎浏览中国军事模型网!真诚为您提供最优军模产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搜:   飞机模型   海军军模   陆军军模
当前位置:首页 > 军模天地 > 查看新闻
征文:守 水
作者:lrctest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8-1 12:28:18  点击:428

 

一年前,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的周明,在临近参加高考时,因精神过度紧张,晚上没有盖好被褥,着了凉,患上严重的感冒。周明虽然服用了大量的维生素药,但病没有治愈,头像被灌了铅似的,感觉又重又痛,他强撑着身体坚持完三天的考试。

考试成绩公布后,周明看到自己的分数上不了军事院校,心里不免难过起来,脸上流露出几分伤感的表情。

去年的七月底,周明和几名同学,走进位于城郊已拥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布依族古寨——鱼岩村,进行爱心志愿者实践活动。

志愿者们发现,一栋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布依族吊脚楼位于两座巍巍大山的垭口处,房屋里生活着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奶奶。 

在东方的天空泛着鱼肚白的日子里,老奶奶会手拿水瓢,给院子四周种的兰花、菊花、樱花等植物浇水,然后手持扫帚,把院坝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完毕,老人会转身进屋,把头发整理得一丝不乱,穿上有鱼、凤凰等美丽刺绣的布依族服装,站在院门,不停地眺望着远方,眼神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老奶奶迥异的生活,引发周明和同学们的好奇,走进房屋与她进行聊天。

老奶奶姓陆,是土生土长的岩鱼村人。她出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个非常贫困的布依族家庭里,父母生育共八兄妹,她在家中排行最小,家里人都喜叫她幺妹。在哪个饥寒交迫食不果腹的年代,陆幺妹们除了整日肚子咕噜噜的叫外,还被各种疾病缠身,她的五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活不到两岁,都相继夭折,只剩下年长十三岁的大哥和她活了下来。

陆幺妹四岁时,本村的恶霸王地主看中她家大山脚下的一块田。王地主施计,用土地作为抵押放高利贷,引诱她的父亲赌博。当家里所有的土地全部用于抵押赌债后,她的父亲才幡然醒悟,拉上妻子到王地主家,想讨回土地,结果被王地主以耍流氓之罪,吩咐恶仆乱棍打死。父母死后,年幼的陆幺妹和大哥相依为命,衣衫褴褛的过着饥寒交迫地生活。

一九三五年六月的某一天中午。天气出奇的闷热,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放射出炽热的光芒狠狠地炙烤着大地,平日活蹦乱跳的鸟儿畏惧地躲藏在树荫处,土狗吐露着长长的舌头一动不动地匍匐在房檐下。

已有三日没有进一粒米的陆幺妹和陆大哥,饿得两眼发黑,浑身无力,体温下降得不停地抽搐着。在生命危亡中,俩兄妹恍惚听到竹篱笆门的敲响声,陆大哥强行撑着身体,艰难地爬行着,伸出软弱无力的手取下门栓后,便晕倒了过去。门被推开了,陆幺妹两眼昏花的见四个年轻人,抬着哥哥在破烂不堪的床上休息,然后各自取下挂在肩上的米袋子,把白花花的大米倒放进葫芦水瓢里,分工做起了活来。

两人照顾陆幺妹和陆大哥,另外两人分别下厨房烧水煮饭。两兄妹吃下一点热乎乎的米饭后,暗黄无光的眼睑才逐渐睁开。他俩仔细地打量坐在身边的四个年轻人,见他们都头戴一顶黄色的帽子,帽子正前方的中间嵌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

四人语气柔和地告知,他们随着中央红军部队向西南方向迁移,在躲避敌人的追赶中掉了队,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爬了多少座山,才来到这里。当他们走到岩鱼村两座巍巍大山的垭口处时,口渴难忍,主动敲陆幺妹家的房门,谁知一开门就见陆大哥昏倒在地。

红军战士救下了兄妹俩,懂事的陆大哥想克服虚脱的身体,伸出手拉着躺在一旁妹妹的手,欲起身跪谢救命之恩,被红军战士纷纷伸出手按住身体拒绝了。

四位红军战士没有急于赶路,而是留在陆奶奶家滞留整顿。在休息时,他们获知陆幺妹家悲惨的遭遇后,围坐在一起商量计策。

当晚,红军战士在陆大哥的带路下,手持步枪,悄悄地潜入,在床上捉到酣睡的王地主。王地主被捉,他的妻子和家仆闻声仓皇逃走。

翌日的清晨,陆大哥和一名红军战士扯着嗓子,在全村跑喊了一遍后,村里的男女老幼相继集中在村口,红军战士威武地押出王地主。已被绳索捆绑浑身发抖的王地主,在听完有证有据犯下的条条滔天罪刑后,急忙双脚跪地求饶。全村男女老幼不依,红军战士当众执行了枪毙。

红军战士替陆幺妹家报了仇,夺回了土地,让两兄妹真切到感受到共产党是贫苦老百姓的队伍。

除掉恶霸,四位红军战士整装欲追赶前面的大部队,陆大哥也随同参军。在走的时候,红军战士凑了五块银元,把年幼的陆幺妹寄宿在本村一户亲戚家。

陆大哥参加红军队伍走了以后,一直杳无音讯,可陆幺妹一直牵挂着他。抱着美好的期待,每日一有空,她会站在院门,等待陆大哥的身影出现。

志愿者们了解陆奶奶惊奇波折的人生后,一个个都伸出了长舌,心里不由地惊叹。

陆幺妹长大成家后,因身体单薄,只生育一名男孩。男孩子长大成家,和妻子只生育了一名女儿后,夫妻俩就相继患重病过逝。

十年前,陆幺妹的丈夫也患重病过逝走了,只剩下她和孙女相依为命。孙女在小的时候是一名听话的孩子,可上了初中后,性格突然变得叛逆起来,整日与城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青年鬼混,结果读到高二,被老师以不遵守校规勒令退学。今年一月初,陆幺妹见已连续好几日窝在被褥里睡觉的孙女不起床,于是怒气冲冲地揭开被褥,说了几句有点重的话,结果激起了孙女的愤怒,赌气拿上几套衣裤,独个儿乘车到省城里打工去了。现在,家里的耕犁、放牛等农活,都由陆幺妹一人完成。

陆幺妹居住的鱼岩村,是县内最大的纯布依族集聚自然村寨,享有万亩良田的美誉。村里种出的稻米色泽明亮,颗粒硕大,散发沁人心脾的香味,市场一直供不应求,成为了村里农户们的主要经济收入。说来也奇怪,岩鱼村产出的米虽香,可灌溉一直靠的是“望天水”,缺水成为了“瓶颈”,特别在干旱时节,村民需寻找潭洞抽地下水,否则,庄稼无法耕种。

  在去年,周明的家乡自进入六月以来,已出现了连续多日未下雨的情况,一些河流出现枯竭断流。陆幺妹家一块位于大山脚下的良田不可幸免地出现了严重缺水的现象,已长有四五十厘米左右的稻禾全部披着微黄的外衣,生命危在旦夕。

陆幺妹家的农田灌溉不能再耽误了,志愿者们在了解情况后,周明自告奋勇地跳出来承担。。

从小没有接触庄稼的周明,心里自作聪明的认为,虽不懂犁田、插秧等农活,但抽水应该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无非就是开水泵抽水进农田,三岁小孩都能搞定,没有什么大不了。

抽水的夜晚,无数的星星像宝石一样镶嵌在浩瀚的夜空中,不停地闪烁着。叶牙形的月亮放射出皎洁的光辉普照着大地,夜昼如明。天气出奇的好,让无数的蟋蟀悄悄地爬出洞穴,不停地抖动透明的薄翼,发出颤动的响声。待在农田里的青蛙们也耐不住寂寞,鼓着腮不停地鸣叫着。周明肩扛着比头大两倍多的水泵机,嘴里哼着轻松的小曲,行走在蜿蜒如蛇的田埂路上,准备寻找离陆幺妹家良田最近的水潭洞。

周明打着手机电筒,逐一找了好几个,发现潭洞没有水,让他无奈地坐在地上,伸出手不停地挠着头顶。稍作思考后,他站起身,向陆幺妹家走去。

“孩子,真是辛苦你了!帮我抽水”

在明亮的灯光下,陆幺妹望着皮肤稚嫩白晳的周明,心里不由地心疼。

陆奶奶,真不好意思,我找了几个潭洞都没找到水。”

“那就算了,等明天白天抽。”

“奶奶,白天抽水的人有点多!水有限,我不好意思和他们抢。”

说完,周明脸上流露出几分腼腆。

“那行,我知道哪个潭洞有水。走,我带路。”

陆幺妹步履蹒跚地走在田埂路上,周明地心里很紧张,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脚,生怕她滑到。在离良田约四百米处,陆幺妹寻觅到一潭洞。

周明顺着手势,用手电筒往潭洞低处照,清澈透明的水像一面镜子,不停地闪烁发光。终于找到水的周明,心生激动,急忙肩扛水泵只身下往。

小心石头上的青苔。”

陆幺妹刚提醒,周明的双脚似乎不听话,整个身体失去重心快速向下滑行,臀部狠狠地重摔在岩石上,更糟糕的是,右脚裸夹在两个石头缝间,发出了“咔嚓一声响。

“怎么了?孩子。”

没事。”

脸上直冒豆粒般大汗珠的周明,在回答完后,紧闭双唇强忍着。几分钟后,他脱下鞋子,用手机电筒照看,发现脚趾到脚裸已肿胀发黑。周明试着扭几下脚裸,确定只是被崴伤后,整个身体躺睡在光滑的岩石上,拾起摔在一旁的水泵在怀里,慢慢地梭到潭水处。

水泵安放后,接装白色的塑料水管,周明一瘸一拐地走着。允许是脚太痛,周明看到田埂路上密密麻麻的野草,感觉有几分昏花,注意力不是很集中。

在离灌溉田约三十处,周明发现左脚踩到像小孩的手腕般粗的东西,柔柔的,滑滑的。心里正起疑时,突然,比小孩拳头稍小的蛇头高过野草,用闪电般的速度,恨恨地向周明左脚小腿部咬下一口,然后纵身跳进田埂下的水田里,呈“S”型快速地游动,逃跑了。

鲜红的血顺着小腿上的伤口流下,让原本负伤的周明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双手抱着腿,连续发出了“诶、诶……”的惨痛声,引来了附近抽水的村民纷纷赶来。

陆幺妹也赶来了,望着周明流淌的血,她布满眼眶处的鱼尾纹,已悄悄填满晶莹的泪水,在月光的照耀下微微泛亮。

周明躺在冰冷的病房里,眼睛盯着输管里一点点滴落的药水,面色十分地凝重难堪。

孩子,还痛吗?”

守护在床边的陆幺妹,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奶奶。”

“那干嘛还这么难过?”

“我是为过几日不能参军面试而心里难过。”

说完,周明噙着的泪水便夺眶而出。望着周明的一副伤心样,陆奶奶流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没有如愿参军面试,周明选择了省城内一所大专院校读书。

周明读的是中文专业。每日除了上课、泡图书馆以外,他把剩余的时间都用在体育锻炼上,渐渐地,他的上身凸起了胸肌,手臂上的肌肉结实而有力,让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浑身散发着青春迷入的气息。

今年的三月中旬,周明走近省城里最繁华的一条闹市街游逛。

街非常的窄,但沿着路的两旁,摆放着琳琅时尚的商品。每日,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的人,在闲暇之余,都喜欢来此,或观看,或购买,人口攒动,步行的速度如同蜗牛。

周明走进一运动服装店。他挑选一件衣服准备到试衣镜比身时,忽见一位满脸胡须的男子快速跑出门。男子的行动诡异,让周明不由地转身寻看。“啪”一掴耳光重重地抡在周明的左脸颊上,还未等他反应,一位女服务员伸出右手,指着他的鼻梁,大声道:

“臭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摸我好姐妹的屁股。”

“我……”

“我什么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少女的双手一下子撕破周明的外衣,随即,手指甲在两侧脸颊上画下几道血口子。

少女粗暴地狂揍周明,引来了无数的围观人。

“姐,不是他摸的。”

一位年龄稍小一点的女性服务员,伸出手扯着打人女服务员的衣角,表情难堪的轻声说。

“不是他摸的是谁摸的?

“摸的人已溜走了。”

打人的女服务员用惊讶的表情扭头看了一眼好姐妹后,脸颊立即绽放笑容,带着几分不自在表情,对周明弯腰弓背赔道歉。

周明无缘无故被打被抓,起初心里十分恼怒,但见女服务员呈九十度弯腰弓背真诚地道歉,他的心似乎一下子变软了。身为男子汉的他没说一句话,转过身背,朝学校方向走去。

打人的女服务员心里深深地明白,刚才的行为做得太过激了,于是向店老板请了一声假后,悄悄尾随着。记下周明的校舍后,她转过身背,到附近的卫生所购买碘伏、医用绵签等。

躺在床上休息的周明,一直为在服装店里发生晦气的事闷闷不乐,甚至心里不断地责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不向对方索求赔偿等,一大堆懊悔的问题让他难以合眼入睡。

周明,楼脚有个女的找你。”

哪个女的找我?室友的告知,让周明一边纳闷一边起床。

“是你!你……你想干什么?

在宿舍楼门口,周明见到打她的女服务员,心里紧张地说话都有点口吃了。

“我给你……。”

服务员脸色羞红,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把药递到周明的手中后,转过身背,一溜烟就跑了。

周明看到手中的药品,心里明白了女服务员的用意,让原本藏着怒气的火一点一点地被浇灭。

连续一个多月,女服务员都会在周明下午放学后,要么送药品,要么送水果,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接近周明,渐渐地,两人互生情愫,从仇人变成了一对相爱的恋人。

女服务员名小芳,是布依族女孩,与周明来自同一个县城。她高中未毕业,每当周明问起是什么原因独自一人来到省城打工的问题时,她总是喜欢把头扭在一边,避而不谈。

时间过得真快,热恋中的两人转眼牵手从春季到夏季末。面对周明的第一个大学生活暑假,小芳请求周明留在省城,因为她准备在一条繁华的街上租一间商铺,需要周明当助手,共同打理经营生意。

小芳提出的请求如同一颗石子,砸乱周明在心里已酝酿好的行程计划,出现了难以抉择的困惑。

近短时间,周明的父母在电话中偶而提到,今年自五月中旬以来,太阳公公像跳皮的小孩,常常露出笑脸挂在天空,吓跑了乌云和雨躲藏了起来,有部分乡镇出现了人畜饮水告及的状况。

七月初,周明和小芳在公园里乘凉休息时,已在大脑里思定的周明,语气柔和地开口道:

小芳,我想明天回老家,帮一位老人抽农田灌溉水。”

“帮老人?老人和你有亲戚关系吗?”

“没有任何关系。”

“周明,如果你回家看父母我没有意见。但为了一个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而不帮助我打理生意,我就不理解了!”

还未等周明解释,小芳已板着脸,生气地转身走了。

望着女朋友不理解的背影,周明的心情不由地难过起来,神情沮丧地站着。

周明乘车回到老家后,立即换上一双解放牌胶底鞋,身穿一套迷彩服,与父母简单告别后,骑上摩托车,投入到魂牵梦饶的鱼岩村。

陆奶奶,我来了!”

周明一走进院子,就激动地喊道。

“喔,周明,放暑假了!”

“唉!”

“你这孩子,放假不在家里休息,急着来我这里干吗?”

“奶奶,我想帮你抽农田水的。”

周明直截了当的回答,让陆幺妹激动的表情突然收敛。在稍作思考后,她面带微笑,用沉稳地声音道:

“孩子,你从没干过农活,我看就算了吗?”

奶奶,这次我会倍加小心的,不会再出差错,请相信我好吗?”

说完,周明用拳头用力捶了几下结实的胸肌,做出一副很强壮的样子。陆奶奶见此,勉强点头同意了。

鱼岩村今年干旱缺水的情况很严重,周明去抽水时,已是晚上十点过钟了,但许多村民都没有休息,而是三三两两地围着散落田间的潭洞,用水泵机抢抽有限的水。去年阴差阳错的伤害,让周明在安装水泵和水管时,格外地谨慎小心,当看到塑料管里汩汩流淌的水灌进农田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坐在草地上,双眼盯看农田水慢慢愈合龟裂土地的周明,因身体困乏至极,眼敛皮不听使唤地悄悄合上,他睡着了。

半夜时分,睡得迷糊的周明,不知是被苍蝇咬醒,还是被什么?他用双手轻揉了几下惺忪的眼睛后,心里有几分孤寂地望着一片片稻禾。

“呜……,呜……”的声音传入周明的耳朵,让周明莫名地感觉很奇怪,他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声音忽高忽低,且特别地凄惨,不像是风声,难道是?周明扭头寻望,在他的身后,有几座石头堆砌且长满野草的坟莹,那声音似乎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周明想起身到坟茔处探寻,但他举目看了四周无人且黑漆漆的夜后,突然联想到电影里那些巩怖的鬼镜头,让他的心里产生了畏惧感,身上不禁冒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全身已毛骨悚然的周明不由地站起身,撒腿跑了。

周明在跑的路上,心里反复的问:这世上真的有鬼吗?不对!他转身反回,想探寻蹊跷。

周明悄无声息地一点点接近原处,一个身体单薄的人,正用双手拖拉着水管。

“放下,小偷!

小偷闻声,抬头看见八九米处有人出现,二话不说,丢下水管,转身向树林茂密的一座大山跑去。

周明快速地追赶。眼看在山脚处就要捉住小偷,突然感觉脚像被什么利器夹住,痛得他“妈呀!”一声大喊。

小偷闻到身后的声音,停止了跑步,慢慢地转过身背,一点点的靠近,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周明的右脚被捕野鸡的铁夹铗住,锋利的铁齿毫不留情地咬进肉里,血顺着齿口不停地流出。小偷见此情况,急忙上前,用双手使劲把铁夹搬开,撕下身上黑色的衬衫,缠住伤口。小偷不仅掺扶周明下了山,还用摩托车送到了县医院。

医生给周明的脚包扎并打上点滴后,小偷都一直陪伴着。脸色有点苍白的周明在明亮地灯光下,看清了小偷是位十五岁模样的少年。少年前额宽大,特别那一双眼睛,大而有神,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地睿智。

我看你不像贼,怎么会偷水管。

周明语气柔和地问道。

叔叔,谁稀含那水管。我是想扮鬼叫把你吓跑后,捡便宜把水管抬放进我家农田里灌溉。”说完,少年忍不住地用手掩面偷笑一下。

“那你见到我为什么跑。”

“因为我怕发现后,被你打,所以。”

  已弄清原因的周明,无奈地看了少年一眼后,不由地叹息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失落和惆怅。

第二日下午,还躺在被褥里睡觉的周明,被从省城租车赶回来的小芳唤醒。

周明,你要是听我的,不回来帮助与你无亲无戚的老奶奶抽水,怎么会发生倒霉的事?瞧,下周参军面试又泡汤了!”

两人一交谈,小芳毫不客气地说话,深深触痛周明内心,他表情难过的把头扭背着小芳,气氛进入了尴尬状态。

“周明在这个病房吗?”

在。

周明闻声后,马上应答,同时转过头,看是谁找他?

出现在眼里的是陆幺妹。老人在迈进房间走了三四步后,面部突然惊愕,水果袋从手指间滑落,袋子重重地砸在地上,萍果、百香果等咕噜噜的在地上跑滚着。老人诧异的举动,引来了病房里所有的目光投向她。

奶奶!

小芳扭头看到陆幺妹后脱口而出,然后起身,用惊疑的表情望着她。陆幺妹没有应答,而是激动的上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小芳,奶奶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呢?小芳,以后我再也不对你发火了,原谅奶奶好吗?”

小芳没回答,而是重重地点一下头,两眼的泪水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陆幺妹的心情稍平稳一点后,从怀包里取出一份文件,小心翼翼地递给周明。

文件是县武装部出具的,内容为:

周明同学,鉴于品学兼优、乐于助人等良好品质,经县武装部党委会议研究,同意你身体康复后参军面试。

看完内容,周明用疑惑的目光望着陆幺妹。陆幺妹在莞尔一笑后,便娓娓道出。陆幺妹的亲大哥当年参加红军后,随着部队,爬雪山,过草地,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奋战,最后在参加历史上著名的“百团大战”中不幸中弹身亡。因陆大哥没有文化,一直没有写信回家联系,且牺牲时也没有留下相关的遗物,导致七十多年了,陆幺妹也不知大哥的生死情况。近短时间,某军区领导探望陆大哥生前最亲密且健在的某老红军战士时,获知陆大哥生前有一妹妹,于是军区领导便联系陆大哥出生所在的县武装部,核实陆大哥的妹妹还健在不。

今早,县武装部的领导走进了陆幺妹家。县武装部的领导与陆幺妹亲切交谈时,问需要什么帮助。陆幺妹便一五一十地道出周明夙愿参军发生的波折故事,深深地触动了领导们的情怀。

   讲明原由,小芳突然伸手抢过文件,嘟着嘴,生气地说:

“周明,我不准你去参军!”

“你不是一直鼓励,怎么?

小芳意外的举措,让周明的脸绷紧,眼神紧张地望着。

“哈哈,我是逗你玩的!上当受骗了吧!

小芳绷紧的脸突然绽放像花一样美丽的笑容,然后伸出手,搂着陆幺妹的脖子,用真诚地语气道:

“奶奶,我要回来认真把书读完,像舅公、周明一样,去当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

小芳的话,让陆幺妹和周明都用坚毅地眼神对望着。

 

作者:周振明

 欢迎关注“军人的情怀”公众号

 

军事网 | 军事模型淘宝店 | 上海模型展 | 凤凰网军事 | 新浪军事 | 网易军事 | 航空搜狐军事 | 腾讯军事 | 环球军事 | 人民网军事 | 新华网军事 | 中新网军事 | 中国网军事 | 中工网军事 | 光明网军事 | 中华网军事 | CHN强国网 | 米尔军事 | 大旗军事 | 龙之梦军事 | 千龙军事 | 飞扬军事 | 战略军事 | 鼎盛军事 | 811军事网 | 军事论坛 | 四月网 | 三军情报网 | 51军情观察室 | 凤凰军事视频 | 中华网社区 | 大公网军事 | 军模大叔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军事模型网 地址:中国•浙江 手机: 13362800589(同微信号)
浙ICP备13017290号 技术支持:兴网网络 LOGIN 访问量:1638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