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浏览中国军事模型网!真诚为您提供最优军模产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搜:   飞机模型   海军军模   陆军军模
当前位置:首页 > 军模天地 > 查看新闻
征文:我为共和国走向战场
作者:lrctest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8-1 10:20:03  点击:301

 欢迎关注“军人的情怀”公众号

 

                贺熙成口述 汤礼春整理

  我于1937年出生在湖南省祁东县的一个贫农之家。解放后,我们家分得了土地,分得了房,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我十分感谢党,拥护新社会。所以我17岁那一年,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野战军54军到我们县来招兵时,我就积极报名要求参军。由于我出身贫农,加上有点文化,身体也好,我如愿以偿。
  1954年,我穿上新军装仅一个月,就奉命坐上了一辆闷罐子列车,出发前往朝解。到达朝鲜后,由于没有营房,我们在山洞里整整住了一年。刚到朝鲜时,虽然已签了"停战协定",但周围的特务特别多,一到晚上,就见周围的山头有敌特在发信号,有的敌特甚至趁夜色悄悄摸下山来,将我们的岗哨暗杀。为了肃清敌特,我们部队经常在夜里突然集合,然后开始搜山,经过数次反反复复的搜山围剿,才将敌特基本肃清了。
  在战后的朝鲜,我们部队除了防守在西海岸外,主要的任务是帮朝鲜搞建设。记得我们刚到朝鲜时,朝鲜是一片战争的创伤,到处是烧焦的瓦砾,几乎看不到一座完整的工厂和房屋。我们部队在清理完废墟和瓦砾后,就开始帮朝鲜建房屋,建工厂,修水库,还将周围被削平的山头全种上苹果树。1958年,当我们撤出朝鲜回国时,那些苹果树已经是挂满了红彤彤的一片香果,然而,我们却舍不得吃一口,全部留给了朝鲜人民。
  我们部队撤到驻地四川乐山地区仅仅休整训练了一年,就又接到上级的命令,进西藏参加平叛战斗。
  1959年秋,我们开始乘汽车沿着川藏公路向西藏进军。走了十来天后,随着海拔越来越高,我和我的战友们都不适应这高原的气候,胸口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走几步就要喘口气。部队只有就地休整,开展适应性的训练,记得第一次训练,我喘不过气来,足足在地上躺了4个小时。但我和我的战友们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坚持留下来训练,经过一个礼拜的训练,我们基本都适应了当地的气候。然后上级下来了命令,让我们389团追剿扫清昌都地区的叛军。由于西藏叛军事先将桥梁、兵战都摧毁了,我们只有带着干粮陡步行军追剿叛军,一路上,几乎天天都有零星战斗,天天都有人员伤亡,但我们希望的是能发现大股的敌人,便于我军一举歼灭。机会终于来了,在幕达龙沟附近,有一大股敌人驻守在三面环山一面沟的山头上,他们在山上依险防御,号称有三千之众,且粮草充足,声称能抵御我们一年半载。我们营先行展开了进攻,当战斗打响之后,敌人的火力确实很猛,当时我在营部,敌人的子弹就在我们营部头上飞,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但战士们却十分勇敢,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一个劲往上冲,刚冲到半山腰,就牺牲了十几个战士和一个排长,但战士们没一个人退缩,不顾一切地往上冲,到傍晚时,我们部队冲上了山顶,敌人一见我们的气势,吓得丢下一百多具尸体连翻带滚地逃跑了。当我们打扫战场时,只见遗留下许多摔死和遗弃的牦牛(叛军用来运输粮草弹药的),我们营当时所带的干粮正好没有了,就用这些牦牛肉来充饥。我们部队出发追剿敌人时,每人只配备了七天的干粮,我们就带着这七天的干粮一直追击敌人达四十多天。除了吃敌人遗弃的牦牛、粮食外,我们也还吃过不少野菜。沿途上,也曾见过当地藏民种的萝卜地,那绿茵茵白生生的萝卜十分诱惑我们,可我们有纪律,不敢动藏民的东西。沿途,我们还见河溪湖泊里有许多大鱼悠哉地游着,可是我们也不敢把它们捞上来吃,因为部队出发前曾接受过教育,说藏民把鱼当河神,是不能冒犯的。
  经过两年艰苦卓绝的追剿,我们部队不仅基本肃清了昌都地区的叛军,还帮地方建立了政权。
  1961年,我们部队撤回到乐山地区,那正是三年大灾害的时期,我们这支赫赫有名的野战部队也只有在当地办农场,种水稻,当起了军垦战士。
  1962年9月的一天,我所在的130师突然接到命令:作半个月的作战准备。我们即刻从农场转回军营,擦枪、领弹药、战前训练,紧张忙碌了起来。
  半个月后,我们又乘车沿川藏公路出发,我们再次进藏。此次我们要参加的是打击印度入侵我国领土的战斗,把印度军队赶出国门去。此次我们54军仅我们师参加"中印之战"的东线战斗,由军长丁盛亲自指挥。由于我们师曾经进藏平叛,平叛后又帮藏民解放农奴,恢复地方政权,所以深得藏民的拥护,当我们师一万余人进入战斗前线时,身后就有二万余藏民帮我们修公路,运送粮草弹药。
  我们师此次发动的战役是"瓦弄反击战"。瓦弄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该地区山高林密,平均海拔4千米以上,断崖、峭壁、河流湍急,易守难攻,印军凭险而据,还大修地堡,配置极强的火力点,扬言可以把守一百年。
  战役发起前,我们是很隐蔽的进入前线的。当时我在团部政治处当保卫干事。我发现我们团部隐蔽的对面山头有印军出没。为了在总攻开始前肃清对面山头之敌,团长派了两个侦察兵前去侦察,侦察员在夜里悄悄爬上敌人的山头前,天亮后再利用岩石草丛的隐蔽来观察敌军的情况,经过一整天的观察,他们只发现有几个人头出现过,他们断定守这个山头的敌军只有一个加强班。团长决定组成一个尖刀连,在总攻发起之前,先将这个山头拿下。我听说后,立功心切,坚决要求下到尖兵连,参加这次战斗。政治处主任同意了,我很是兴奋,可临出发前,团政委发现了我,他不准我去,叫我留在团部。战后我猜测:他知道此次作战,敌人居高临下,我们会避免不了伤亡。他特别爱惜我们这些有点文化的部下,故不让我去。
  也的确如此,此次尖刀连的战斗打得异常卓烈,尖刀连连长根据侦察员的情报,说敌人只有一个加强班,故先期派了一个排冲锋,谁知快攻上山头时,敌人的火力骤然猛烈起来,先锋排的排长当场牺牲,其它战士也差不多全部阵亡了。根据敌人火力判断,把守在这个山头的敌人有一百多人,是个加强连。尖刀连连长只有亲自率领全连战士攻了上去,由于山太陡,机枪都架不稳,只有靠两个人抬起机枪才能射击,所以战斗打得十分艰苦,战斗中我军又牺牲了一个排长和几十个战士,幸好守在山头的印军其实都是招募尼泊尔等邻国的雇佣兵,他们怕死,打了一阵后,见我们的战士勇敢,不怕死地直往上冲,便放弃了阵地,四处溃逃起来。结果有4个逃兵慌不择路地居然跑到我们团部前,当时我们在团部有的在看图,有的在擦枪,没想到会突然出现4个敌兵,幸好这4个逃兵是怕死的,一见我们的哨兵端枪喝问,走在前头的2个便举手投降了,而后面的2个掉头就跑,其中一个当场摔下山摔死了,另一个滚下山后就不见了踪影。4个小时后,从远处的山头有敌军的炮弹向我们团部打来。我们才明白,肯定是那个滚下山后的逃兵逃回去了,向上司报告说发现了我们的团部。敌人的炮火很猛,压得我们都抬不起头来,团部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把小锹,要我们临时挖坑隐蔽,好在敌人的炮火都是从我们的头上飞过,落到我们后面的一个高一点的山头,估计敌人是判断错了,否则我们团部要吃大亏了。
  1962年10月20日,我们师开始发动了"瓦弄战役",在扫清敌人的地堡群、火力点中,战斗十分激烈,我们师共阵亡了四百多战士。由于我军作战勇敢,印军都胆寒起来,只抵抗了个几小时都放弃了阵地,全面溃逃起来。仅仅一天,我们师就结束了战斗。战斗结束后,经清点,除了打死几百个盘踞在地堡、火力点的印军外,其余几千个敌兵都逃得不见了踪影。丁盛军长立即召开会议,分析敌军的去向,大家一致认为:这几千个雇佣兵都是空投而来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逃,肯定是四处乱窜,在周围的山上躲起来了。丁军长命令我们师全体官兵开始在周围搜山,果然如分析的那样,共搜出几千个敌军俘虏,我曾经担任过指导员的那个连就差不多抓了一个连的俘虏,连长因此得了特等功,叫我羡慕得不得了。
  在我们搜山的过程中,印度军方还不知道他们的部队已经溃逃,还在不停地用飞机向原先的阵地空投生活物资,只见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的降落伞,我们都欢呼:敌人给我们送吃的来了。可惜的是当时的印度也不是富国,空投的罐头里装的都是碗豆、土豆,没有一点肉腥。
  此次"瓦弄战役",我们师出了两个"战斗英雄",一个是排长周天喜,他在爆破了敌人几个地堡后,当场牺牲了。
  另一个是陈代富,他当时在高机排当战士,当他们排奉命摧毁印军无名高地中央地堡群母堡时,负责爆破的战士接二连三地牺牲,排长就叫陈代富去执行爆破任务。陈代富机灵地滚到敌人的地堡前,将爆破筒塞入敌地堡时,被里面的印军推了出来。在危急时刻,他爬上地堡,扒开堡顶积土,将爆破筒从顶盖圆木间隙插了进去,并用胸口顶住爆破筒,不让印军推出,当爆破筒即将爆炸的一瞬间,他迅速滚离了地堡。地堡被炸毁了,打开了部队前进的道路,陈代富也因此被誉为"活着的黄继光"。战斗结束后,我奉命陪陈代富到部队各基层作"战斗事迹报告",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所以在作报告前,常要我帮忙指导指导。在陪他下基层作报告的半个来月中,我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
  这次战役后,我还奉命作了一段时间的"俘虏管理工作"。我们听从毛主席周总理的指示,对几千印度战俘十分优待,当时我们穿的还是旧棉衣,却给印军俘虏每人发了一套新棉衣,在吃的方面不仅比我们的战士还好,而且给他们每人每天发一包"大前门"烟抽。因为有许多俘虏信伊斯兰教,我们还组织他们做"礼拜",还组织他们开展打篮球等娱乐活动。后来,当我们将这些印军俘虏移交给他们的"红十字会"时,很多俘虏都抱着我们痛哭,不愿回国,有的还说他们愿当中国的一辈子俘虏。
  1978年9月,我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从一个战士到团级干部,我在部队战斗生活了24年,每当我想起我的军旅生涯,就激动不已,心里就会涌出一句话:我曾为共和国站过岗放过哨,走上过战场,我为此而自豪,而骄傲!
 

上条新闻:征文:一厘米之差
军事网 | 军事模型淘宝店 | 上海模型展 | 凤凰网军事 | 新浪军事 | 网易军事 | 航空搜狐军事 | 腾讯军事 | 环球军事 | 人民网军事 | 新华网军事 | 中新网军事 | 中国网军事 | 中工网军事 | 光明网军事 | 中华网军事 | CHN强国网 | 米尔军事 | 大旗军事 | 龙之梦军事 | 千龙军事 | 飞扬军事 | 战略军事 | 鼎盛军事 | 811军事网 | 军事论坛 | 四月网 | 三军情报网 | 51军情观察室 | 凤凰军事视频 | 中华网社区 | 大公网军事 | 军模大叔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军事模型网 地址:中国•浙江 手机: 13362800589(同微信号)
浙ICP备13017290号 技术支持:兴网网络 LOGIN 访问量:172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