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浏览中国军事模型网!真诚为您提供最优军模产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热搜:   飞机模型   海军军模   陆军军模
当前位置:首页 > 军模天地 > 查看新闻
征文: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你
作者:lrctest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8-1 10:16:05  点击:263

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你

去年,我就察觉到膝盖出了问题,只是,我没和任何人说,尤其是我的亲人。不想让他们知道,是有原因的。

父母已近花甲,本该享福了,可我们兄妹几个都不在他俩身边,也没能力在城里给父母买套房。老家的房又大有空,平时,父亲也不在家,就母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守着一个宅院。他俩都一把年纪了,他们的健康才是我心里的头等大事。我怕他们知道了,时常在心里惦记这个事。

妻子带着女儿单独生活,我和她也是聚少离多。以前,她还带着女儿来部队看看我,住上几天,不过,这已是四年前的事了。自从女儿上了幼儿园,我们一家团聚的日子越来越少。前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还不到半个月。去年,军队也放开了生二胎政策。父母很希望我俩要个二胎。妻子在我的劝说下,也辞去了工作,专心在家养身体。我不想告诉她,一来怕她担心,二来怕她知道我身体出了问题,胡思乱想。

这事没能掖住,没过多久,他们便知道了。还是从我口中说出去的。

今年春节,我们全家人聚到了一起。在餐桌上,我未来的出路成了他们讨论的焦点。父亲想让我在部队继续干下去,他苦口婆心地说:“部队待遇这么好,你若退伍了,去哪里能挣到这么高的工资?兴许再干几年,熬个自主择业,你这后半辈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而我,实在不想再过这种牛郎织女的生活了。大过年的,我也不想闹的大家不欢而散,只好说出了那件事。我的膝盖部位出现了问题,可能是半月板损伤,年龄也越来越大,很难适应部队那种紧紧张张的生活了。

父亲一听,急忙问我:“是怎样弄伤的?严重吗?”在一旁的妻子也着实吓了一跳。我倒是显得非常镇静,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别紧张,不碍啥大事,大不了做个小手术,你们瞧瞧,我现在走路不是很正常吗?”

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了打算,等2020年春节一过,我就到医院做个手术,休息几个月,养好身体,就可以安心退伍了。然而,未来会发生什么事都很难预料。今年,部队形势大变,尤其是军事训练,30岁以上的士官明显感到吃力。每天,我都给自己鼓劲。坚持!再坚持一下!不要拖单位的后腿,不要给别人找麻烦。可是,我终究没能熬过去。到了520日,疼痛反射到了右腿腿窝里,走路明显有了阻碍。我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再这样继续坚持下去?还是狠下心,到医院做个手术,一了百了。再这样挣扎会不会让病情继续恶化……

两天后,单位组织武装五公里考核。是参加还是报个病号?我一直徘徊。当我看到战友背着装具,迅速跑出了楼房。我也咬紧了压根,去领了一套装具。毕竟,面子还是很重要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女兵都不会轻言放弃,何况,我是一名男兵,一名优秀的班长。

考核过后,我的右腿膝盖部位就出现了红肿,军医叮嘱我,用热毛巾敷一敷。我连续热敷了三天,红肿依旧没能消下去。也就是那时,我下定了决心。指导员知道这事后,把我叫到了房间,委婉的说:“中山,明天你到371医院检查一下,听听医生的意见。做手术伤身体,你可要慎重呀,能不做尽量不要做。如果真需要做,最好和你的父母,你的妻子商量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

妹妹在新飞集团上班,前年,她在新乡成了家。晚上,我收到了妹夫的短信。“张艳瑞于今晚八时十五分顺利产下一名男婴,七斤六两,母子平安,谢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关心”。看了短信,我想到医院看看的愿望极为迫切。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了371医院。一位老大夫在军人门诊骨科坐诊。他让我躺在床上,用一双厚实的大手轻轻的提了提我的膝盖部位,而后和我说:“小伙子,你双膝都是半月板损伤,而且左腿比右腿严重,61日你过来,找主任签个字,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我并没有吃惊,因为这个结果完全在我意料之中。出了医院大门,还不到10点,我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新乡市第一人民医院。

妹夫得知我刚从医院出来,十分惊讶,他一直问我,哥,你哪里不舒服,怎么还去了371医院?我把医生给出的结果告诉了他,但我并没有说,我要去住院。妹妹听了,也开始劝我,哥,你怎么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你老了怎么办?你都35岁了,还能和年轻小伙子比吗?就目前这个状况,我劝你还是到医院住一段时间。

“端午节”前夕,妻子在微信里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老王,放假可以出来吗?我想带女儿去新乡看看你。”

我担心请不了一天假,所以,我没有直接答应她。不过,凭我的直觉,领导会给准假的,毕竟我已有四年没有家属来队了。吃饭时,我提了这个事,没等我说完,指导员直截了当地说:“小事,准你一天假,好好陪陪妻子。”

那天,我陪妻子和女儿在步行街逛了一圈,给她俩买了夏天穿的衣服,中午又把女儿带到了百货大楼游乐场,和妻子一块给女儿做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小房子。下午三点,我把她俩送上了车,将要离开时,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她来到了新乡,来照顾妹妹坐月子。

从车站出来,正好有一辆公交车朝我驶来,缓缓地停到了门口外面的公交站台旁。我迅速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到我归队还有一个多小时。我略迟疑了一会儿,渐渐放慢了脚步,看着公交车缓缓驶去。我走向公交站台,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去了妹妹家。

61日,我住进了医院,当天就做了四五项检查。双膝半月板损伤,左膝关节损伤Ⅰ°,右膝关节损伤Ⅲ°。结果出来后,我没有任何压力,还是像往常那样,心里很平静。毕竟我已是一名老兵了,这样的事见多了,训练中磕磕碰碰,受点伤早就习以为常了。每天晚上,我照常和妻子聊天,照常在兄弟姐妹组建的那个群里露个脸,不过,我不和他们聊视频,对我住院的事也一字不提。

63日,星期六。傍晚时分,妻子在微信里给我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老王,你能出来吗?我和乐乐又来新乡了,上次买的衣服不适合,我来换一下。”

睡我右边铺上的那名战士刚从手术室出来,科里值班的所有护士都涌进了病房里。我拿着手机,一直走到了楼道的最西头,靠在角落里拨通了妻子的电话。我告诉她,领导在单位检查呢,现在请不了假。第二天,我听她说,头天晚上她就和女儿回去了。

66日听起来算是一个比较吉利的日子,主治医生把手术给我安排在了那一天。指导员和两个战士老早就赶到了医院,做手术前,指导员还问我:“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家人吗?”

我点了点头。

10点整,手术室的医生来接我了。走出病房后,我突然紧张起来,一路上,步子也轻飘飘的,左脚刚迈进手术室的大门,一阵凉气迎面而来,顿时,我心里也凉飕飕的,恐惧也跟着在心头升腾而起。我走在医生后面,双眼时不时瞟向手术床上的病人。医生把我领进了最里面的那个手术室。两名医生正在给一名中年妇女做手术,一名年轻护士把我带到了放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房间里,她随手递给我一个板凳,我坐了下来。手术刀放入盘子的那一瞬间,摩擦出来清脆的响声,接二连三的传入耳中,我听着,听着,心里又开始纠结起来,到底该不该把这事告诉父母,告诉妻子,万一手术不成功了怎么办?

还好,医生十分健谈,一边做手术,一边安慰我。一个多小时很快也就过去了。回到病房,医生、护士,还有来照看我的战友,合力把我抬到了床上。护士叮嘱我,六个小时之内身体不准活动。何况,我的肚脐以下部分没有一点知觉,右手上粘满了医用胶带,唯一能活动的,也就是我的眼睛。我瞅瞅吊瓶里的液体,瞅瞅围在我身边的那些战友。

指导员拿了一个凳子,在我床边坐了下来。他看着我,一本正经地说:“中山,你都这样了,还要瞒着家人吗?这可是件大事啊!我的手机上有叔叔和嫂子的联系方式,要不我和他们说一声。”

我吃力地将头向他坐的那个方向扭了扭,笑着和他说:“这是我个人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暂时还不需要组织帮我这个忙。”

四个小时过去了,身上的麻醉药性渐渐褪去,肚脐以下部分慢慢有了知觉,那时我才知道,我的膝盖以下全部缠上了绷带。刀口处也开始燥热,我也开始感觉到了一丝丝疼痛,悲伤不由自主地涌上了心头。还好,我很庆幸没有把这事告诉父母,告诉妻子,倘若他们在我身边,看着病床上的我,我想,他们一定很难过,很心痛。

六个小时过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我让战友帮我把手机拿了过来,还是像往常那样,打开微信,向妻子问了问女儿的情况,在兄弟姐妹组建的那个群里露了个脸。平时,父亲爱看我写的文章,在电话里说的最多的还是写文章的事,每次挂断电话后,他都会要我发篇文章给他看一看,自打住进了医院,我给父亲打电话的次数少了。

睡我左边铺上的,是一个十六年兵,叫杨建东。他黑黑的,鼻梁高高的,第一眼看他,谁都会认为,他一定是个“回回”。与他混熟后,我问他,他笑着说,他是一个正宗的汉民。他这人爱说,爱笑,交际能力特别强,头天住进了关节外科,到了第二天下午,那些年轻的小战士便开始喊他“杨哥”了。

在医院的日子很无聊,老杨没来前,我只能靠看书看电视看手机来打发日子,偶尔也看看全国征文网上发布的征文,看到能写的就收藏起来,躺在床上静静地构思一会儿。自从老杨来到这,病房里的气氛马上变了,他会主动与你聊天,一直聊到你心烦;再者就是把那些爱吹爱侃的战士叫过来,一起打会“口水仗”,这就是老杨追求的人生乐趣。

老杨还爱打“够级”,不吼上几嗓子,他心里不舒服;不甩上几下子,他手指头就痒痒。一到星期六,护士站就静了,医生办公室也静了,老杨刚住进来的第二天,就摸清了这个规律。他买了四副扑克,把几个病房里会打“够级”的战士都喊了过来,还叫上了我。玩的正酣时,我的手机震动了。我低头一看,是父亲打来的。我急忙作出一个手势,噪杂声也跟着戛然而止。我接通了父亲的电话,他问我,怎么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最近你写文章没?我撒了个慌,说上级检查太多,没有时间写,心也静不下来。

挂了电话,我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老杨看了我一眼,便开始絮叨起来。“老王,你就别再演了,这样做,过得不累吗?你真以为能瞒天过海吗?现在你能活动了,应该和父母说一声,让他们过来看一看。”

一周后,我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说,你妈到新乡已经半个多月了,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不去看看她呢?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我听得出来,他非常生气。我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给母亲打电话。此时此刻,我心里非常清楚母亲的感受。我很想再去看看她,但我怕她伤心。我也很想给她打个电话,但我怕她提出来想见见我而见不到我后,心里雪上加霜。

617日上午,母亲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她要回家了。我劝她再住上几天,过段时间,我请一天假,带她到市里转一转。母亲拒绝了。她说,你爸一个人在家,我放心不下。这是母亲第二次来新乡,上次她来这边看病,我就没能陪她,这次,我依然没能做好,一整天,我都在想如何去弥补这个过错,想来想去,唯一能帮我忙的也只有妹夫了,我想让他去商场帮我给母亲买些东西。

傍晚,我把住院的事告诉了他,把住的地址拍成图片给他发了过去。他下班前,我再次打电话警告他。“这事我家那口都不知道,你绝不能让咱妈和我妹知道。”他答应的好好的。

没想到,一个小时以后,母亲站在了我的面前。还好,她很平静,也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伤心,她只淡淡的埋怨了我几句。“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前几天你爸还责怪你,说你不懂事,原来你是住院了。”

我鼻头一酸,眼眶一热,差点淌出泪来。

沉默了几秒钟后,我笑了笑,和母亲说:“我不想这个时候告诉你,是害怕你担心。我想,等我休假了,我再把这事和你说一说。”

母亲在医院呆了个把小时,她走后,没过多大会儿,父亲打来了电话,说要过来看看我。我婉转地拒绝了他,毕竟再有两天我就要出院了。

620日,医生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回来的路上,我在微信里给妻子发去一条信息。

“老婆,告诉你一件事,我做了一个膝关节手术,在医院住了20天,目前恢复的很好,今天就要出院了,不想在那个时候告诉你,是怕你担心,你不要生气啊。”

中午,我看了看手机,妻子没有回应。下午,我又看了看手机,妻子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我想妻子真是生气了。一直等到晚上八点,我才看到妻子在微信里给我回的信息。

“老王,说心里话,我很生你气,你在医院住了20天,为啥不告诉我。再过几天乐乐就要放假了,本来我想给她报特长班,但我放心不下你,我想带着女儿去部队,照顾你一段时间”。

我急忙编辑了一条信息给她发了回去。

“女儿的前途比啥都重要。何况,在咱家乐乐的眼里,她的爸爸一直是一个非常坚强,非常优秀的军人。我真的不想让女儿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要继续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等我能正常走路了,你再过来吧!”

妻子答应了。她回复的那条信息里只有一个字,“好”。

联系地址: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中同街英才小学附近   王中山

 欢迎关注“军人的情怀”公众号

 

 

军事网 | 军事模型淘宝店 | 上海模型展 | 凤凰网军事 | 新浪军事 | 网易军事 | 航空搜狐军事 | 腾讯军事 | 环球军事 | 人民网军事 | 新华网军事 | 中新网军事 | 中国网军事 | 中工网军事 | 光明网军事 | 中华网军事 | CHN强国网 | 米尔军事 | 大旗军事 | 龙之梦军事 | 千龙军事 | 飞扬军事 | 战略军事 | 鼎盛军事 | 811军事网 | 军事论坛 | 四月网 | 三军情报网 | 51军情观察室 | 凤凰军事视频 | 中华网社区 | 大公网军事 | 军模大叔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军事模型网 地址:中国•浙江 手机: 13362800589(同微信号)
浙ICP备13017290号 技术支持:兴网网络 LOGIN 访问量:1724802